口号

如今地球似乎开始用一种新的方式来推动

与人类的对话。它让我们频繁地遭受龙卷风、洪水、森林大 火、地震、暴雪等各种

自 然灾害的侵袭。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我们,我们可以为所欲为,但是必须付出代

价……

<

康复大地 愈疗自己

本报记者 胡杨

如今,“哥本哈根”、“低碳生活”已经成为环境保护的代名词。地球是我们共同

的 家园。但是随着人类的过度开发利用以及污染,使地球日益遭到破坏,环境 威胁

着人类的健康和生存。如何通过我们的努力康复地球的美丽和生 机,使它成为我们

身心灵成长和谐持久的家园?这正是德国资深华德福教育专家、艺术家、景观 设计

师约翰内斯 (Johannes)博士带给我们的问题,同时他也用自己的实际行动,告诉

我们:地球母亲遭受了痛苦和磨难,使她重新恢复生机与活力是我 们 的使命,我们

#更要依靠自己的力量,在未来用双手将她打造成一件整体的艺术作品。

康复大地:人类与地球的一场对话

3月9日,在“神圣的风景”图片展开幕演讲暨《康复大地》新书发布会上,认识了来

自德国的约翰内斯 (Johannes)博士。他的简历上写道:德国资深华 德福教育专

家、艺术家、景观设计师,致力于研究社会生态艺术,在世界各地组织发 展生态项

目、设计主题公园,努力通过艺术的手段康复当地环境的能量和灵性, 实现环保工

作的可持续发展……

如 果看简历还让我一头雾水的话,那么在听了约翰内斯博士的公益演讲,并与之对

话,尤其是阅读了他的《康复大地》一书之后,我开始对这个倡导 “教育即治 疗,艺

术即生活”的教育家、艺术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如今“疗伤”一词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人们面前。无论是遭 遇失恋的苦涩情伤,地震后

惊恐不安的精神创伤,还是在都市快节奏生活中面临的巨大压力,人们的精 神压力

和心理状态都出 现了危机,所以“疗伤”文化方兴未艾。

而约翰内斯博士的事业也与“疗伤”有关,只是他愈疗的对象不是人,而是我们赖以

生 存却惨遭破坏的自然生态环境。

阅读《康复大地》,一次次被约翰内斯博士的灵感、创意以及行动所触动。
无论是在沙化严重的西班牙阿 尔梅里亚建造“绿色景观岛”,在美国南达科他州为印 第安人

建造回复印度按文化的“树林公园”,还是在澳大利亚帮助原住民的乌鲁鲁和爱丽 丝

泉项目,以及在新奥尔良修复被“卡特里娜”飓风毁坏的城市……约翰内 斯博士总是将

目光聚焦在那些被遗弃、被摧残的土 地上。“工作中最吸引我的首先是那些被遗忘的

被践踏的地方,因为它们是最迫切希望被改变的。”

而结果是,在他带领着学生 们修复当地生态景观时,不但给孩子们上了一堂很好的实践课,
寓教于乐,同时他们的行为也影响了当地人,唤醒了他们的环境保护 以及生态平衡意识。

如 果说,如今我们人类已经伤痕累累,那么我们的地球可谓遍体鳞伤。但是我们少有人知道,
人类的身心创伤必须通过大自然来愈疗。正如约翰内斯博士所 说, 现代人的身心危机其实是
——我们与大自然隔离、对立的结果。是高楼大厦、沥青路让我们以及我们的孩子与大自然隔离,
让我们每个人成 为孤岛, 很难体验到我们 的整体性。所以现代人酷爱旅游,
尤其是自然风光的旅游,那是到大自然中去愈疗自己的行为。而正是通过与大自然的亲密接 触,
我们康复了自己。

所以华德福教育一直崇尚人与自然、人与人、人与自己的精神世界的和谐发展。约

翰内 斯博士正是这种教育理念的实践者和开拓者。他在世界各地的生态修复项 目,
都由来自世界各地的青年参与,在修复生态的同时,让孩子们的身心灵得到 平衡和谐的发展。

在《康复大地》写给中小学生的一封信中,他这样写到:“我们每个人必须对环境问题具备更深刻、
更广泛的认识。
当 以所有的感知和用心面对地球整体的现实 状况时,我们与地球之间就建立起了一种富有疗效的对话。
对话意味着谈话双方相互学习。
可是地球现 在似乎开始用一种新的方式来推动这场对话。它让我们频繁地 遭受龙卷风、洪水、森林大火、
地震、暴雪等各种自然灾害的侵袭。
一切的一切都 在提醒我们,地球并非一成不变的,它只是一个物质性实体,我们可以为所欲为,
但是必须付出代价……因此我恳请大家,尝试着与我们的环境、大自然和地球母亲进行更加深入、
更加专注的对话。在这一过程中,我们要关注的不仅仅是 地球的 ‘物理’层面,同时还包括地球的‘情感’和‘思想’层面。”

带着《老子》周游世界的生态修复专家

康复大地 <wbr> <wbr> <wbr>愈疗自己

1978年圣诞节,约翰内斯博士与 太太到孟加拉蜜月旅行。他在当地的朋友热情地接待了他们,并带他们访问了那里的村庄。
显然那里的景象让约翰内斯博士 内心产生了强烈的“地震”。

“尽 管极端贫穷,他们却表现出来极大的快乐、开放与尊严,这些甚至是我在欧洲都从未体验过的。在极端贫困的物质条件下仍然拥有强烈的对生命的热爱以及 进行人际沟通的热情,是我们在这数周的不平凡经历中需要学习的人生态度。”

于是整整5周的蜜月旅行时间,他和太太都在教当地人绘画,并一 起制作手工作品。这让那里的人们惊喜地发现自己的创造力,“每次研修课后,他们都会在茅 屋的外墙上挂满五颜六色的画作。看上去就像是大画家弗兰茨·马克来过这里一样”。

“这次旅途中我清楚地意识到,我的一生时间将要和人类以 及人类的疾苦结合在一起。”所以,“在不同的学校和学院里当了多年的老师之后,我决定以创造自 由的景观设计师,拥有实际经验的教育者和环游世界的地球拯救者的身份度过余生,并且继续我的‘背包生涯’”。

在接下来的岁月里,约翰内斯 博士的足迹遍布世界各地,他总是带领着来自各国的孩子们奔赴某个需要拯救的地方,用艺术的手法“再生”被破坏的生态景观和 各地区自有的文化。

最 让我感觉亲切的是,无论是对话约翰内斯本人、还是阅读他的书里,都会发现——头头是“道”。这个年过耳顺却依然精神矍铄的德国人,不离口的是 “道”。一部中德对照的《老子》是他的随身物,他说自己是一个背着《老子》周游世界的生态修复专家。在他的书里也多次引用老子的话语,尤其是在他的诸多生 态修复项目中,更是直接植入中国文化的精髓——“道”。

比如在奥地利的海伦山谷体验公园项目中,他伫立了一系列刻有老子箴言的花岗岩石 碑。再比如在克罗地亚的萨格勒布,为了消除老城与新城的不和谐,他在其 间修建了一片类似呼吸器官的城市迷宫。“我觉得,正是这种功能和地理上的严格隔离,才使萨格勒布产生不协调:老城太‘女性化’,而工业化管理型的新城则太 ‘男性化’。” 这些让我想起老子的“万物负阴抱阳”,而重在和谐、平衡。

在他的众多的修复项目中,都有“迷宫”的身影。在充满好奇心 的孩子们眼里那是“迷宫”,在一些人眼里那似“麦田圈”,而在我眼里更像一幅幅“太极 图”。无论像什么,它们从视觉效果上彰显着和谐、平衡之美,也就是“道”之精神——天地合一、自然与人类合一。

化腐朽为神奇:一个 精神公园的诞生
康复大地 <wbr> <wbr> <wbr>愈疗自己

在“神圣的风景”图 片展的350多幅照片中,我第一眼就被那幅“树型公园”吸引。

那是约翰内斯博士在奥地利诺伊玛科特的一个生态修复项目——利诺伊玛科特的 “自然阅读公园”。

一次偶然机会约翰内斯博士结识了奥地利的哥特·卡特先生。作为礼物,卡特先生想为自己的家乡建设一个“阅读自然公 园”。他希望在这个公园里,人们可以 品读70篇关于“人与自然”的书籍,它们囊括了多个世纪的哲学家、艺术家和自然科学家以及诗人的观点。这些经典不是被收藏在图书馆里,而是蕴藏在一个自然 风景区中。卡特先生请约翰内斯博士帮助自己实现这个梦想。

“在项目中我从不把已有的方案和图纸作为出发点,而总是尝试着通过了解当地环 境的质量和需求来完成新的创造。”所以,约翰内斯博士很快就来到了卡特先 生的家乡利诺伊玛科特,并很快选中了一块1万平方米的土地,那里有一个废旧的锯木厂。“我觉得它像一个被废弃的孩子,需要很多的资助和照顾才能成为诺伊玛 科特中心广场。” 但是它正是最佳选择,也是他当时面对的最大挑战。

几周后,一个包含不同体验园、雕塑、巨型木质书、树木、花坛以及一 个池塘的方案出台了。约翰内斯博士还给公园设计了一个具有活力的迷宫,“一个高达 7 米的花岗岩弃婴雕塑给整个公园起到针灸疗法的作用,这意味这这片土地将焕发出勃勃生机”。公园门口被设计成一个狭窄的人类“产道”,而出口则相应地设计了 一个狭窄的通道,把关于死亡的文章放在那里。

在改造之前,“这片土地一直是诺伊玛科特最荒凉、最受冷漠也是最为压抑的土地,如同一个病 入膏肓的人,无法承受命运的打击。而这种负面情绪直接弥漫在 诺伊玛科特的周围。”而“阅读自然公园”的诞生,改变了这一现象,使被誉为疗伤圣地的诺伊玛科特重获生机。

“这个公园所蕴含的积极能量可 谓妙不可言。人们在公园中散步后,感觉深信愉悦。”在自然阅读公园的众多留言中有这样一位游客留言。而卡特先生称:精神 公园是一个能让人们理解生活深层次内涵的地方,是一个使人和周围的环境直接和谐共处,并给人们带来有益的灵感促成变革的地方。

如今,“阅 读自然公园”安然屹立在诺伊玛科特中心附近,吸引着众多游人。“从空中俯瞰,它与几乎同样大的诺伊玛科特中心广场就像人的两片肺叶,住宅和 商店围绕四周。”

“中国显现出极大的活力和向上的能量”

面对“您的项目什么时候可以进入中国”这一问题,约翰内斯博士笑 着说:“随时可以,只要有那么一块地,我们就可以开始。”

谈起对中国的印象,他坦言:“对于我这个来自活力殆尽的德国人而言,中国显现出 的极大活力和向上的能量无疑是弥足珍贵的。”

阅读约翰内斯博士本人以及他的书,让我们认识到:拯救地球就是拯救我们自己。

的 确是开始人类与地球真诚对话的时候了,对此我们每个人都肩负着义不容辞的责任。因为我们是一体的,康复大地,其实就是愈疗我们自己。

教育 和愈疗从来都不是单向的。教育孩子的过程,其实是我们家长再教育的过程;愈疗大地的同时,人类愈疗了自己。
3、16